谈谈灭火器

有时候我会接到客户打过来的电话,询问关于灭火器的问题。这多半是因为保险公司派人去查看过他们的经营场所,要求他们配置灭火器。他们常常问:“保险公司要求我们安装
2A,10BC的灭火器, 这是什么意思?”
最早的灭火器是1732年由著名的英国化学家Ambrose Godfrey 发明的,经过不断完善,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遏制火灾风险的重要工具。其适合在火势尚未蔓延的初始阶段使用。
灭火器有不同的种类,分别对应于不同类型的火灾:
A类火:由普通的易燃物品引起的火灾。比如:纸张、木头、衣服等引起的火灾,这类物品燃烧后会留下灰烬。
B类火:由易燃的液体引起的火灾。比如:汽油、石油、动物脂肪、油漆等引起的火灾,这些物品通常都会装在罐子里面。
C类火:由电引起的火灾。墙上的电插头、插线板、电气设备、电线、电路控制板等引起的火灾。
D类火:由金属引起的火灾。比如镁、钠、钛等引起的火灾,
如今的灭火器大多可以同时应付A类、B类和C类火。而D类火,因其特殊性,一般很少在日常生活当中发生,通常是发生在一些实验室中。所以于此相关的实验室通常被要求配备有D
类灭火器。
灭火器都用数字来标注其灭火能力,比如A类灭火器,每一个数字单位表示1 ¼加仑的水,比如1A 表示1 ¼加仑的水, 2A 表示2 ½加仑的水, 3A 表示3 ¾加仑的水。
而B类和C类灭火器,其标注的数字则表示可以扑灭多少英尺的火,比如 5BC就表示这个灭火器可以扑灭5个平方英尺的火。
所以, 2A,10BC 的灭火器就表示这种灭火器可以扑灭相当于2 ½加仑的水可以扑灭的火,而同时这种灭火器还可以用来扑灭B类火和C类火,可以扑灭10英尺的火。
灭火器的使用方法简单来讲可以用“PASS”来概括:
P(PULL):拔掉灭火器的保险销;
A:(AIM)将喷嘴瞄准火的底部;
S(SQUEEZE):按压手柄,记住绝大多数灭火器都只会持续25秒钟。
S(SWEEP):晃动灭火器,将灭火物质瞄准火的底部从一边喷洒到另一边,直到火全部熄灭。

谈谈商业保险中的财产保险

前面我们已经花了很多的篇幅谈商业保险中的责任保险部分——也就是如果发生了事故,对第三方造成了损失,而保险人要为此承担责任,如果引发事故的风险在保险合同的保护范围
之内,保险公司会代替保险人向遭受损失的第三方做出赔偿,最高限额为保险合同中规定的数目。通俗的说,责任保险是只保别人(遭受损失的第三方),不保自己(保险人)。那
么,一旦保险人自己的财产遭受了损失,会发生什么呢?从这期开始,我们就来谈谈商业保险中的财产保险。
假设你是一个DEPANNEUR店主,因为你的不慎引起了一场火灾。(做保险这一行的都是乌鸦嘴,我们总是会假设会有很糟糕的情况发生)这场火灾烧毁了你租住的营业场所,给相
邻的建筑也造成了损失。这些损失并非是你的财产,将会是你商业保险中的责任险部分来负责。问题是,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你自己的财产也会遭受相当数量的损失——火灾本身造成
的损失,搬运过程中造成的损坏,尤其是当消防员来之后,大量的消防用水造成的损失——这些我们称之为“直接损失”(Direct loss)。还有,之后,你很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营
业,由此会造成歇业的损失——这些我们称之为“间接损失”(Indirect loss)。
我们接下来要谈的实际上就是商业保险的“直接损失”部分的保险。从哪里开始谈呢?最重要的一点,是要了解哪些风险是在保险合同的保护范围之内,哪些风险不在保险合同的保护
范围之内。也就是说,这份保险合同保什么?
和汽车保险不同,汽车保险被排除的风险比较少,如果你保的是通常所说的“双边的保险(Section A + Section B1或 B2+B3),那么绝大多数情况下,你都是有保护的。而房屋
保险和商业保险的保险合同,则有着相当多的排除的条款来限定保护的范围,这些排除的条款,要么是可以通过补充条款将其重新纳入到保护范围之中,比如地震、洪水(仅限于商业
保险),等,要么是根本就不保的,比如自然的磨损(Wear and Tear)等。
所以,如果你接到商业保险合同之后,看也不看就束之高阁,想当然的认为无论发生了什么损失,这份合同都会像一个金钟罩那样罩着你,那你就错了,一旦发生了什么损失,引发事
故的风险并不在保护范围之内,你可能就会非常失望,甚至愤怒了。你可以读一下保险合同,虽然面对着厚厚的一摞合同,你可能会心生畏惧。但商业保险合同并不像汽车保险合同那
样艰深晦涩。另外一个方法,你也可以打电话给你的经纪人,让他给你解释。
如果读者想了解一下自己的商业保险合同对于“直接风险”部分到底保哪些风险,你可以把自己的保险合同找出来,首先要察看的就是这份合同保的是“列明的风险”(Named
Perils Form),还是“广泛的风险”(Broad Form 或Comprehensive Form ),类似于之前我们谈过的房屋保险合同界定风险的方法,商业保险合同同样用这两种方法来界定风
险。下一期,我们就来谈“列明的风险”到底保哪些风险。

自动喷水系统与商业保险

每当为一个新客户做商业保险的报价之前, 我们都要问这样一个问题: 你的经营场所里有自动喷水系统吗?可是客户常常回答不出来,因为他们很少留意这方面的信息。 所以今天我
就来谈谈自动喷水系统。
TAG 公司的人来给我们这些经纪人做培训。 作为一种新兴的汽车防盗系统,TAG近两年在市场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这其中的原因, 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与保险公司的认可, 对于
安装了TAG的车辆, 保险公司在费率上给予可观的折扣,于是越来越多的人给自己的新车安装了这种防盗系统。
这种市场推广的策略, 让我想起了如今已经广为应用的自动喷水系统(SPRINKLER SYSTEM)。一百多年以前,这种产品刚刚出现时, 其所使用的推广策略与TAG非常相似。
世界上最早的喷水系统1812年被安装在英国的一家剧院中, 是由William Congreve发明的,一旦有人发现有火情,就会手动启动一个阀门,送水到天花板。之后的Hiram
Stevens Maxim发明了真正的自动喷水系统,并且申请了专利,但是他没有办法推广它,直到专利过期了,一直也没有人使用。
真正把这种产品推广开来的是美国人Henry S. Parmalee,他同时也被认为是自动喷水系统的喷头的发明者。可是Parmalee在推广这种产品时也遇到了和Maxim同样的困难:因为
造价的昂贵,很少有建筑商愿意安装这种系统。这可怎么办呢?Parmalee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从保险公司入手。
火灾从来都是威胁商业运营的首要风险,这就是为什么商业保险最早被称为火灾保险的原因。而在19世纪70年代,火灾的频发使得保险公司的保费高得像当时蓬勃兴起的摩天大楼一
样。Parmalee所实施的策略是:从保险公司入手。先游说保险公司接受这个产品,对安装了自动喷水系统的建筑给予保险价格上的相当大的折扣。
Parmalee首先找到Bolton Cotton Trades 保险公司, 之后觉得这家公司规模太小, 又找到了位于曼彻斯特的Mutual Fire Insurance Corporation。这位Parmalee善于制造
新闻事件,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善于“炒作”。1882年的Bolton晚报详细记载了他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实验让公众知道自动喷火系统的作用的:一桩地上散布着易燃物的建筑
当中被安装了32喷头,易燃物被点燃, 瞬间浓烟弥漫, 火势骤起, 一分半钟之后, 第一个喷头开始喷水, 随后第二个和第三个也开始喷水了, 三分半钟之后, 一场原本可能吞噬
掉整个建筑的火被扑灭了。
Parmalee的推广策略非常成功,如今在世界各地,每年有大约四千万个自动喷头被安装,超过99%的火都可以被自动灭火系统控制住,并且一旦出现火情,如果有自动喷水系统,
由水所造成的损失要比消防员的高压水枪所造成的损失要小得多。这就是为什么保险公司非常重视经营场所是否安装有自动喷水系统的原因。

商业经营的责任风险保护之六

许多买过商业保险的朋友如果浏览过自己的合同,很多人都应该注意到过“NON-OWNED AUTOMOBILE”这项保护,这一项保护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假设,你的雇员开着自己的车去拜访客户,在路上发生了一个事故。这个事故的损失被确定为100,000加元,你的雇员需要负全部责任。然而,你的雇员的汽车保险的责任险的上限
却只有50,000加元。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受害方还会向谁索赔呢?
事实上,在任何汽车事故中,受到损失的一方都可能向三方发起索赔:
第一,汽车的驾驶者;第二,汽车的拥有者;这两方正常情况下都会受到汽车保险(the Owner’s Policy)的保护(如果他们买了汽车保险的话)。第三,汽车驾驶者或拥有者的雇
主。
为什么雇主可能会雇员驾驶车辆所犯的错误负责呢?这就要谈到法律当中的一个概念,叫做“respondeat superior”,意思是:“让你的老板说话”。这是几百年来从主仆关系当
中发展出来的一个法律概念,虽然几经演变,但其基本的原则仍然没有变。那就是:雇主要为雇员在商业经营当中的疏忽和过失负责。即便当过失发生时,雇主并不知晓,甚至雇员超
越了自己的权限或者并没有遵守雇主的指令而犯下了错误,雇主仍然需要对此负责。当然,雇主担负了自己的责任之后,有权利追究雇员的责任。
所以,当一个老板可真是不容易呀!不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还要为雇员的行为负责。然而这种责任也并非是没有界限的。雇主对雇员的行为责任,被严格限定在只为雇员在从事与
商业经营有关系的行为负责。除此之外,生活当中引发的责任,雇主当然一概不负责了。
另外还要注意“雇员”这个概念,雇主要为雇员在工作当中引发的责任负责,然而,什么是“雇员”呢?总的来说,雇主如果对其的工作的过程拥有控制的能力和责任,那么这个人就
是一个雇员。一个独立的合同承包者(Independent Contractor),只需要对工作的结果负责,雇主无需或无权对其工作过程施加影响和控制,那么这样的人就不是雇员,雇主也
无需对其工作当中引发的责任负责。
然而,对于事故当中的受害者来说,他能够准确地界定谁是雇员,谁是独立的合同承包者吗?恐怕很难。当他感到损失没有得到完全地赔偿的时候,他所关注的往往是能从哪一方把经
受的损失拿回来。因此,即使闯下祸的是独立的合同承包者,也很难保证企业主不成为被告,而一旦卷入到诉讼当中,法律费用立刻就成为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所以说到这里,大家
应该都会明白“NON-OWNED AUTOMOBILE”这项保护的重要性了吧。
总的来说,这项保护的作用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其会为保险人担负诉讼费用(defence costs),如果保险公司认为需要打官司的话;第二,当闯祸的车辆没有保险或者保险额
度不够的时候,其会补足不够的部分。

商业经营的责任风险保护之五

上期我们谈了商业经营责任保险保哪些风险,这一期我们谈谈哪些风险是责任保险不保的。仍然需要强调的是,任何保险合同里都有排除的风险,保险人最好在购买保险时就弄清楚哪
些风险是不保的,以免事到临头,才发现这项风险是保险合同是不保的。
实际上,商业经营责任风险所排除的风险很多,虽然各家保险公司的保险合同不尽相同,但在所排除的风险条目下总是会有长长的一串。我没有足够的篇幅将这些被排除的风险一一道
来。读者仍然需要去看保险合同,以保险合同为准。但总的来说,以下风险都是在被排除之列:
一、保险人故意造成的事故。
比如,明明知道偷工减料会使产品对他人造成伤害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商家仍然昧着良心,让这种有明显缺陷的产品流入市场,因此造成的事故不在风险保护之内。或者,明明知道所
传播的信息有虚假的内容仍然故意传播,从而给竞争对手造成名誉的伤害,由此所承担的责任都不在风险保护之内。
需要注意的是,有些行为,虽然带有较高程度地风险,但并非保险人故意造成事故,比如:餐馆经营者为了保护其他顾客以必要的手段将醉酒闹事的顾客带出餐馆,或者购物中心的保
安人员以必要地手段粉碎一起抢劫等,这样的行为仍然在风险保护之内。
二,保险人在与第三方签订的合同中同意承受的风险。
比如,保险人在合同中同意在某日期之前交货,如果不能交货,就必须向对方交付罚金;或者约定所交付的产品必须达到怎样的水准,否则就要赔付对方损失。这样的风险都在保护范
围之外。
然而这样的排除也有少数的例外,比如,如果这合同是一个保险人跟房东签的租约,那么保险人在合同中同意承受的风险仍然在保护范围之内。
另外,如果保险人在合同中同意承受的风险是即使没有这样的合同,按照法律,保险人也应该承受的,那么这样的风险仍然在保护范围之内。
三,其他类型的保险所保护的风险
比如,保险人拥有及驾驶车辆所造成的风险,这种风险是车辆保险所涉及的范围,保险人必须为自己的车辆买车辆保险来防范这样的风险。所以这样的风险是不在保护范围之内的。
再比如,雇员在工作过程当中所受到的伤害也是被排除的,因为这样的风险是在工伤保险的保护范围之内的。
四,处于保险人的保管,监护或者控制下的财产。
事实上,不能一概说这一类的财产都不在责任险的保护范围之内。比如,处于保险人控制下的租赁的经营场地因保险人的行为而造成的损失还是可以保在租客法律责任险中的。但在大
部分情况下,这些财物应是保在商业保险的保险人财产的类别中,而不属于保险人的责任风险。比如,杂货店租赁的冰箱应该保在自己的财产保险中,而不是保在责任险当中。
除了上面所谈的四类被排除的风险之外,还有一些风险是被排除的,无法一一逐项来谈,读者如果想详细了解,还是应该仔细阅读自己的保险合同。另外,还有一些主要的风险是被排
除的,比如:污染责任风险(在一些特殊条件下仍然有保护)、原子能责任风险、战争责任风险等。

商业经营的责任风险保护之四

我们已经谈了商业经营责任风险的保险人是谁,它的地理范围以及时间期限。本期我们谈商业经营的责任风险到底保什么。
第一, 对他人造成身体伤害和财产损失。
我们要明确的是在这里谈的所有的责任都是所谓的民事责任。由于商业经营者的过错对他人造成了身体伤害和财产损失——比如,一位餐厅服务员不慎将一勺滚烫的热汤浇在一位顾客
的手上,使得后者被严重地烫伤,那么餐厅所有者对此负有责任——那么,商业保险的责任险部分将会对此作出反应。
注意,如果引发责任的风险在保险公司的赔偿范围之内,那么保险公司只会赔偿“客户有法律义务去赔偿(legally obligated to pay as compensatory damages)”的部分。
也就是说,从法律意义上讲,客户必须要作出赔偿的,保险公司才会做出赔偿。如果客户从道义上或者“从人道主义角度”希望对他人作出赔偿,那么这是客户自己的事情,保险公司
不会作出赔偿。
其次,保险公司只会赔偿客户应该做出“赔偿”的部分,在一些情况下,一个事故对客户所引发的经济损失实际上不仅包括对他人的赔偿,还包括罚款,或者为预防此类事故不再发上
而付出的成本,而保险公司只会负担客户应该做出“赔偿”的部分。
另外,所谓对他人造成的财产损失,不仅包括直接的财产损失,也包括间接的财产损失。比如上面例子中所谈到的烫伤的例子,如果被烫伤的顾客因此不能上班,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
也是在责任风险的赔偿范围之内。如果被烫伤的顾客碰巧是位著名的钢琴家,那么由烫伤而引起的间接损失恐怕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第二, 名誉损失。
实际上严格地讲,我将这项保护称之为“名誉损失”并不是很确切。这项保护在保险合同中原文为“Personal Injury Liability”,但所谓的“Personal Injury ”并不能按照字面
意思去理解,而是有着特殊的含义。它包含因为不实的谣言对他人的名声以及在社区中的地位所产生的不良影响,并且包括错误的拘禁对他人所产生的伤害。
比如,一位DEPANNEUR经营者错误地认为一位顾客正在偷东西,并且对其实施了拘禁直到警察的到来,然而事实证明这名顾客是清白的,DEPANNEUR经营者因此收到了律师信。
这种情况下,DEPANNEUR的保险将作出回应。
第三, 医疗费用。
我在第一点中强调了保险公司只会赔偿“客户有法律义务去赔偿的部分,然而在这一项保护中是一个例外。保险公司有可能对受到身体伤害的他人作出赔偿,虽然客户有可能对这个伤
害并不负法律责任。通常这项保护的限额只有几千块钱。保险公司通过这种类似“和解费”的方法避免出现双方撕破脸皮的局面,由此避免很多对峙公堂的情况的出现。而客户也可以
通过这笔费用对受到身体伤害的朋友或者邻居作出一个交代。
第四, 租客责任。
通常商业经营者使用的场所是租用的。如果其不慎对所租用的经营场所造成损失,那么租客责任的风险保护将对此作出回应。

商业经营的责任风险保护之三

我们前两期已经谈了商业经营责任保险的保险人是谁,保险的期限如何理解。这一期我们接着谈第三个问题:商业经营保险的地理范围。也就是说,在哪里发生的事故是在这个保险的
保护范围之内?
任何责任风险的保护都有一个地理范围。就好比魁北克的汽车责任险的地理范围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如果保户到了墨西哥,就超出了这个保险的保护范围;魁北克房屋保险的责任险部
分的地理范围是全世界任何地方。那么商业保险的地理范围是哪里呢?
事实上,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还真是“一言难尽”,需要多费些口舌才能说清楚。总的来说,有三个层次:
第一,这个保险保护保户所有在加拿大和美国以及这两个国家的领土和属地的所有经营场所和经营活动所产生的责任风险。
比如,一家加拿大建筑公司派出一队建筑工人到美国弗罗里达盖房子,在盖房顶的过程中,他们把滚热的沥青不小心喷到了旁边的建筑物上,对这个属于第三方的建筑物造成了严重的
损失。因为这种经营活动是发生在美国的领土。这个事故发生在受责任风险保护的地理范围之内。
然而,如果这家公司是派这队工人去中美洲的洪都拉斯去盖房子,在那里发生了事故,那么这个事故显然就不在责任风险的保护的地理范围之内了。因为事故发生的地点不在美国和加
拿大以及其领地和属地之内。
第二,当保险人的工作人员在进行短期的商业旅行时,这个保险所保护的地理范围变成了全世界的任何地方。
比如,如果一家加拿大的公司派一位部门经理到中国出差。这位部门经理在和商业伙伴打高尔夫球的时候,挥杆时不慎打到了对方的头部,造成了身体的伤害。显然,在中国发生的这
个事故虽然已经在美国和加拿大以及其领土和属地之外,但是仍然是责任险保护的地理范围之内。因为这是这个工作人员短期商业旅行时所发生的事故。
反之,如果这家加拿大公司派这位部门经理到中国开设分公司,其已经在中国长期居住,那么,这种情况下发生的事故就在责任险保护的地理范围之外了。
第三,在美国和加拿大以及其领地和属地之内制造和销售的任何商品,其责任风险的保护的地理范围也是世界的任何地方。
比如,如果一家家具商在魁北克制造的婴儿椅被销售到中国,这把椅子在使用过程当中发生了断裂,给婴儿造成了身体伤害。因为这把椅子是这家家具商在魁北克制造的,虽然事故是
在中国发生的,已经在美国和加拿大以及其领地和属地之外,但是这个事故仍然在这家家具商责任险的保护地理范围之内。

商业经营的责任风险保护之二

我们接着上期的话题谈商业责任保险的期限是什么。
在上篇文章的结尾,我举了一个例子:假设你和ABC保险公司的合同是从2008年9月1日到2009年9月1日,合同结束了,在此期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然而到了2013年3月,你收
到一封律师信,这时你已经和DEF保险公司保了。这封信是关于在2008年12月发生的一次事故,你卖出的一个婴儿椅使得一个婴儿受伤,但当时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事故,婴儿的父
母只是到医院进行了简单的处理,这件事似乎就过去了,他们甚至都没有想到去找你索赔。然而到了2011年12月,当年那个受伤的婴儿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医生认为是当年那次
事故造成的后遗症,如今显露了出来。那对父母不知如何是好,两年以来一筹莫展,直到最近遇到一名律师,律师建议可以告你——这就是那封律师信的由来。
你会怎么办呢?当年的保险公司ABC保险公司会不会保你呢?还是现在的DEF保险会保你呢?
首先,你要看你ABC保险公司以及DEF保险公司的合同的保险期限是“事故期限”(Occurrence Form)还是“索赔期限”(Claim-made Form)。
保险合同的两种期限有很大的差别。“事故期限”的责任保险合同规定:保险公司会对保险人在合同期间发生的事故提供责任风险的保护。如果ABC保险公司的合同是“事故期
限”,那么,婴儿椅引发的事故发生在合同期间,理应得到保护。
由于“事故风险”风险的保护会给保险公司留下“尾巴”——一桩2008年的事故到2013年才成为一桩索赔,这种“陈年旧账”给保险公司在管理方面带来很多困扰,所以从上世纪
八十年代起,“索赔期限”的保险合同渐渐出现。
“索赔期限”的保险合同在时间上的保护范围是在合同期限出现的索赔。事故也许并非是发生在合同期限内,但是如果索赔出现在合同期限内,就在合同的保护范围之内。保险公司在
发布这种合同之前,会详细了解保险人之前的商业活动是否存在引发索赔的可能,保险人也要如实申报这方面的情况。通常这类合同会设立一个“回溯日期”(Retroactive
Date),规定保险合同只负责在此日期之后发生的事故所引发的索赔。
若ABC保险公司的保险合同是“索赔期限”,而2013年3月的这桩索赔也已经超出“延长报告期限”(Extended Reporting Period,大多数这类合同都有一个延长报告期限,细
节比较复杂,这里不细谈),那么就要看DEF保险公司的合同是“事故期限”还是“索赔期限”。
如果DEF公司的保险合同是“索赔期限”,那么索赔发生在合同保护期间,DEF公司将会介入,为保险人提供保护。如果DEF公司的保险合同是“事故期限”,那么DEF公司将不会对
此提供保护——若果真如此,客户将得不到保护。这是“索赔期限”的保险合同的一个弱点,一旦客户从“索赔期限”的保护转换为“事故期限”,可能会产生保护的空挡。
如果ABC公司的合同是“事故期限”,而DEF公司的合同是“索赔期限”,那么两个合同都可以为保险人提供保护,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是“事故期限”的保险公司为第一顺序,如
果保险金不够,“索赔期限”的保险公司才会介入。

商业经营的责任风险保护之一

谈商业经营责任保险,首先要弄明白一个问题:这个保险保谁?也就是说:保险人是谁?
可能有的朋友会说:这个问题不是很简单吗?保险人是谁,保险单上都写着呢。不错,保险单上的确写着保险人的名字,这名字或者是一个个人的名字,或者是一家公司的名字,或者
是一家机构的名字,可是这是列明的保险人(named insured),商业经营责任险所保护的人(insured),出了保险单上列着的之外,还有很多。
如果列明的保险人是个人,那么这个保险保他和他的配偶。
如果列明的保险人是合伙人或合资公司,那么所有合伙人或合资公司的成员以及他们的配偶都在保护范围之内。
如果列明的保险人是一家除合伙人或合资公司之外的其他类型的组织,那么这个组织的所有高层管理人员,总监以及股东都是受保护的。
需要强调的是上述的保险人只有在从事保险合同声明所要保护的商业活动时才会有责任风险的保护。比如保险人为自己的洗衣店买了责任险,而同时他又经营着一家饭店,如果他在经
营饭店的活动中引发了责任,洗衣店的保险是不会保护他在经营饭店中引起的风险的。
此外,下列人员也是自动在商业经营责任险的保护范围之内:
列明保险人的雇员在从事职责范围之内的工作时。需要注意的是这个保险不保护他们对自己的同事所造成的身体损伤和名誉损伤所引发的风险。
为列明保险人管理房地产的任何个人或者组织。
如果列明的保险人死亡,责任风险保护将自动转移到临时看管其财产的任何人或组织身上。这项保护仅限于对财产的维护和使用,直到这些财产有了新的法人代表。而新的法人代表在
合同期内在从事相关的工作时也受到保护。
还需注意的是保险人还可能是某个列明保险人新购买的公司,前提是列明的保险人之前不是这个刚刚购买的公司的股东或者合伙人。责任保险将会自动保护这个新获得的公司的责任风
险90天,或到合同结束,两个日期以最先到达的日期为准。当然列明的保险人有义务将并购了新公司这件事以及相关的信息及时通知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会根据这些信息对于保险金
做出调整。
谈商业经营保险,要弄明白的第二个问题是:保险的期限是什么?
可能很多朋友也会觉得这个问题很简单:保险单上不是都写着呢吗?从某年某月某日到某年某月某日,一般期限是一年,有的是两年。这不是很简单吗?
可是,如果我接着问一个问题:假设你和ABC保险公司的合同是从2008年9月1日到2009年9月1日,合同结束了,在此期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然而到了2013年3月,你收到一封
律师信,这时你已经和DEF保险公司保了。这封信是关于在2008年12月发生的一次事故,你卖出的一个婴儿椅使得一个婴儿受伤,但当时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事故,婴儿的父母只是
到医院进行了简单的处理,这件事似乎就过去了,他们甚至都没有想到去找你索赔。然而到了2011年12月,当年那个受伤的婴儿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医生认为是当年那次事故造
成的后遗症,如今显露了出来。那对父母不知如何是好,两年以来一筹莫展,直到最近遇到一名律师,律师建议可以告你——这就是那封律师信的由来。
你会怎么办呢?当年的保险公司ABC保险公司会不会保你呢?还是现在的DEF保险会保你呢?对于这个问题,咱们下期再谈。

商业经营活动的风险

首先,我们来看看商业经营活动面临哪些风险?只有当这些风险是切实存在的时候,保险才是有的放矢,才有存在的必要。
假设,仅仅是假设,你是一个DEPANNEUR 店主,顾客在进门的时候,因为你的门的问题,客户的大脚拇指指甲被刮掉了,过了些日子,你收到了医药费和误工费的账单,一个不小
的数目。
或者,你经营一家餐厅,你的雇员一不小心,一勺滚烫的热汤给顾客造成的严重的烫伤,过了些日子,你收到了一封律师信,顾客要求你赔偿。
或者,你经营一个家具店,一天你收到一封律师信,你卖出的婴儿椅因为产品的缺陷,给顾客造成了严重的身体伤害,顾客因此要求赔偿。你觉得很委屈——产品又不是你制造的,你
甚至连包装都没有打开过,关你什么事呢?可是你不知道,根据魁北克的法律,顾客有权利选择产品从制造到分销到顾客手中的各个环节中的任何一个作为诉讼的对象。
或者,你经营一家超市,经营场所是租的,由于你的原因,一场大火对经营场所造成了严重的财产损失,你的房东要求你进行赔偿。
也许有些读者已经看出来了——以上所谈的都是“责任”的风险——在商业经营活动中由于自己的原因给其他人造成的身体损伤或者财产损失。然而商业经营者面对的当然不止是责任
的风险,他们还面对着自己的财产遭受损失的风险。
假如,你有一栋楼,这个楼有8个居住单位,全部用于出租。租户做饭时引起的一场大火对这栋建筑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假如,你有一个DUPLEX,楼下出租给了一个花店,楼上自住。水管由于老化而爆裂,对于建筑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假如,你经营一个便利店,夜里窃贼破墙而入,把里面的货品洗劫大半,有烟、酒的损失,还有现金的损失。
假如,你经营一个饭店,因为电流变化的原因,你的冰箱的压缩机坏了,连带着里面贮存的食物也坏了。
以上所谈的,都属于“财产损失”的风险——在商业经营活动中自己本身面临财产损失的可能性。然而严格来说,这些风险都属于商业经营活动中的“直接风险”——财产遭受直接
的、立时可见的损失的风险。然而,除此以外,商业经营者还会面临“间接风险”——一些隐藏的,并非当时显现的风险。
假如,你经营一家大型的超市,一场大火对你的经营场所造成的严重的损失。你的货品和设备都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幸好你买了商业保险,保险公司赔偿了你在这次事故当中遭受的
损失——货品、设备以及你对经营场所所作的装修。看起来,似乎这已经足够了,可是真的吗?
由于这次大火,你必须停业。你的收入停止了,然而各项经营成本却不会停止——房租、员工工资、电费等等,停业的时候,你会遭受利润的损失。如果停业的时间过长,你也可能陷
入两难的选择——关键员工的工资是不是继续发放?如果是,损失会继续增大,如果不是,这些关键的员工会流失,将来重新开业时,在把这些人找回来很困难。即使重新开业了,也
许仍然是困难重重,也许和当初相比,已经是时过境迁,好景不再。竞争对手趁你停业这段时间在附件开了分店,抢走了很多客源,或者之前的供应商已经和对手结盟,或者大客户已
经流失。总之,你会发现对于商业经营来说,仅仅补偿“直接风险”是不够的,因为还有很多看不见的,没有立时显现的风险在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