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保险中的信息披露

有时候我们接到电话,对方希望获得一个房屋保险的报价,但只是说:“我在某某地方买了一幢房子,独立房,两层带地下室,一年保险费多少?”当我们希望了解更多的信息,比
如:房主的姓名、出生年月、现在住址、电话、目前做什么工作、房屋的结构、年代、大小以及维修情况、取暖系统的情况、贷款、房屋的用途、房主之前的保险经历等等这些情况
时,对方却常常流露出不解和疑惑,甚至带着重重的戒备匆匆挂掉电话。面对这些朋友,我们只能说声抱歉:没有相关信息,我们真的没有办法给您报价。
与风险相关的信息是保险的基础,是保险公司的风险评估员(Underwriter)评估风险,确定保险的价格以及是否接受这个风险的依据。精算师通过大量的统计数据以及公司的竞争
战略确定计算保险价格的众多参数。这些参数中的任何一个都会对保险价格产生影响甚至影响保险公司是否接受这个风险。
比如:两幢一模一样的房屋,其他条件也都一样,可是一个房主已经保了六年,没有任何事故,而另一个房主是第一次保险;或者一个房主是65岁的退休医生,而另一个是20岁的单
身学生;或者一幢房屋在西岛,另一幢在市中心;或者一幢自住,另一幢出租。这些都可能对最终的保险价格带来很大的差别。
既然如此,在评估风险的过程中,保险从业人员不可避免地要问客户许多私人信息。而另一方面,客户的担忧也很好理解:如何确保这些信息不被泄露或者滥用呢?这并非是杞人忧
天。正因为存在这样的担忧,有一系列的法律来保护客户的私人信息不会被泄露或者滥用。
在《魁北克民法》(QUEBEC CIVIC CODE,以下简称C.C.Q)第三条和《人权和自由宪章》(Charter of Human Rights and Freedom)这部法律的第五条中都规定了每一
个人都拥有保护和尊重自己隐私的权利。C.C.Q 第35条规定:除非得到对方的同意,任何人无权打探他人的隐私。因此,毫无疑问,购买保险过程中与风险相关的信息披露,一定是
建立在客户同意的基础上。
在1994年颁布的《关于在私人部门中的个人信息保护》(The Act respecting the protection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in the private sector)这部法律的第四条规定:任
何从事商业的个人,如果有正当而合法的理由,可以为客户建立档案。从这个意义上讲,保险公司和经纪人可以为客户建立档案。
在这部法律的第九条中规定:商家不可以因为客户不肯泄露个人信息而拒绝提供商品或服务——但之后又有一个“除非”——除非收集客户的信息对于确认和履行合同是必不可少的。
很显然,你在街边买一杯咖啡,对方不能因为你不肯说出你的年龄而拒绝为你服务。可是,为房屋保险而搜集客人个人信息对于确认和履行合同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在取得了客户的私人信息之后,维护这些信息的安全就落在保险从业者一方。《关于在私人部门中的个人信息保护》第十条规定:商家必须实施恰当的安全措施来保护这些信息
不被泄露或滥用。这些措施包括:这些档案应当被锁住、确保办公区域的安全以及安装电子安全系统等。在这部法律的第13条中规定,这些信息不能够被用于与业务无关的目的。
第20条中又规定:这些信息只能被相关人员接触,公司中与此无关的人员不能够接触这些信息。

现在我们来谈信息披露的原则——Utmost good faith.。
所谓“Utmost good faith.”是贯穿于整个保险合同始终的对于客户的基本要求,我觉得可以翻译成:“实话实说”。它要求客户秉持着诚实、诚恳的态度和良好的动机,向保险公
司或者保险代理人披露自己所知道的和房屋保险有关的一切信息。在《魁北克民法》(QUEBEC CIVIC CODE,以下简称C.C.Q)2408条款中对客户披露信息的原则做出了这样的
规定:
“在保险公司的要求下,受保人有责任和义务披露自己所知道的可能影响保险公司确立保险的价格、评估风险以及决定是否接受这个风险的一切信息,但是他没有责任向保险公司披露
对方已经知道的信息,或者根据其广为人知的程度他可以假设保险公司已经知道了的信息,除非保险公司主动问起。”
首先,受保人有义务向保险公司披露所有和保险相关的信息。所谓“相关的信息”也就是所有会对风险造成影响的因素的信息。
比如,当你要买房屋保险的时候,你没有义务告诉保险公司你是个糖尿病患者,因为这和房屋保险的风险没有关联。但如果你要买的是人寿保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同样,当你买
人寿保险的时候,你没有必要告诉保险公司你在家里的地下室有一个焊接作坊,因为这和风险无关。但是如果你要买房屋保险,这就是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所有的保险公司听到了都
会竖起耳朵,因为火灾的风险增加了。如果你吸烟,你不仅要告诉你的人寿保险公司,也要告诉你的房屋保险公司,因为对于前者来说,健康的风险增加了;对于后者来说,火灾的风
险增加了。
其次,这条条款也规定了信息披露的限度:受保人没有义务向保险公司披露后者已经知道的信息——如果受保人之前已经是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户,那么他没有义务向保险公司披露其已
经知道的信息。
受保人也没有义务向保险公司披露根据其广为人知的程度他可以假设保险公司已经知道的信息——也就是那些“地球人都知道”的信息。比如,你不必告诉保险公司你的这个地区是地
震的高发区或者洪水的高发区。
最后,如果保险公司主动问起,那么你就一定有义务要回答。
在实践当中,保险公司或者保险代理人通常会有一个问卷,上面列出了一系列标准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客户一定要如实回答。但同时,这些问题也通常被认为是客户信息披露的限度。比如,如果问你过去六年之内发生事故的次数,那么你没有义务主动披露八年前的那次事故。
问题是:对于问卷中没有涉及到的信息,如果其和风险有很强的关联,客户是否有义务主动告知呢?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你在地下室有一个焊接作坊,那么即使保险公司并没有主动问
起,客户仍然有义务主动告知。虽然在法律的实践当中,由于客户毕竟不是保险的专家,法庭通常会很迟疑将信息披露的责任加在客户肩上,因此常常会做出有利于客户的判决。但如
果客户因为保险公司没有问起而隐瞒了重要的信息,他就为自己的保险留下了一个重大的隐患。
一旦发现客户在信息披露过程当中有漏报或瞒报,保险公司会对客户做出惩罚。在C.C.Q 2411条款中规定:
“在财产保险中,除非客户的不诚实的动机已经被证明,或者保险公司能够证明倘若事前知道真实的情况,其不会保这个客户,保险公司对于客户仍然存在责任,按照实收保险金和应
收保险金的比例做出赔偿。”
所谓“不诚实的动机”(Bad faith)是指受保人存心欺骗或者误导保险公司,一旦保险公司能够证明客户存在这样的不良居心,那么对客户的惩罚是非常严厉的,已经收取的保险金
会被退回给客户,保险合同被当做从来没存在过一样处理,客户被剥夺了受赔付的权利。
即使证明不了客户存在故意欺骗或误导保险公司的动机,一旦能够证明如果之前知道实际的情况,其不会接受这个风险,保险公司仍然有权利作废保险合同。
但大多数情况下,保险公司都会采取最后一种折中的方法:按照实收保险金和应收保险金的比例做出赔偿。
比如,在购买保险合同的时候,客户忘了说明自家有一个烧木头的壁炉。之后因为电路故障,客户家中起火,造成了一万加币的损失。保险公司在进行调查的时候发现客户漏报了关于
壁炉的重要信息。客户的诚实是没有问题的,但他当时的确忘记了壁炉这件事。如果保险公司实收保险金400加币每年,而如果当时他们知道壁炉这件事,保险金其实应该是800加币
每年,那么一万加币的损失,保险公司会赔五千加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